TIME TO ABOLISH WAR

by Mikhail Gorbachev

禁止战争的时机到了

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

1998年南亚核试验震惊了国际社会。核试验既没有增强印度的安全,也没有增强巴基斯坦的安全,相反,他们原本就不稳定的关系更加恶化了。

当然,我们也意识到对五个核国家,尤其是美国和俄罗斯的批评。南亚核试验显然让我们看到了控制核武器的体系,即国际防止核扩散及裁军协议(theNPT),走到了尽头。

很显然的是,这个协议长期以来并没有在核裁军方面做出实质性的贡献,而美国和俄罗斯最近越来越清楚地表明它们的防御战略是与核武器、发展发射系统和反弹道系统分不开的。我们曾经预见,1995年的防止核扩散协议并不会增强其权威性和有效性。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它已经名存实亡了。

早在1995年,我和里根总统的第一次高级会谈是说过:核战争没有赢家,永远也不要打核战争。在那时我们已经明白一个重要的道理:核战争是坚决不能允许的。

今天,我们知道一个真理:如果一旦发起核战争,不论是什么程度,只要核战争成为现实,它将威胁地球上的所有生命。

目前,核裁军进程已经停止了好多年,停顿不前,核国家还没有将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我认为,我们没有很好地利用冷战结束这样一个契机,冷战后国际社会完全有可能向一个稳定、民主合作和平等的国际秩序过渡,而不是一国霸权。

相反,地缘政治的游戏继续上演,如波斯尼亚,我们知道还存在很多潜在冲突的危险。

冷战期间,许多小国被这种战争所困扰,由于两大超级大国和两个军事联盟各自追求其局部利益而形成的紧张与敌视使情况变得更糟。

在军备竞赛的日子里,美国和苏联各自花费了亿亿美元(10,000,000,000,000)用于武器生产。虽然,核战争的危险被显著地减小,但并没有永久地消失。常规战争或局部战争仍然在剥夺成千上万的生命和无穷的财富,破坏自然环境和地球上的生物。

冷战后,我们仍然看到防御性武器的研制、武器贸易、武器出口政策的继续而没有任何转变。

苏联解体后,当俄罗斯陷入其内部问题的时候,美国掌握了全球70%的武器出口,却没有致力于向防御转变。

结果是,俄罗斯也决定逐步增加敏感武器的生产和出口,试图争夺市场。

发展武器的背后原因是绝大多数国家在制定防御和安全计划时存在一个潜在的假设,既:我们始终要考虑战争的可能性。

结果是我们看到持续的军备竞赛、武器生产和增加尖端武器,包括进口武器。而在此同时,我们看到贫困、落后和疾病困扰着,占世界二分之三人口的土地。所以,当我们面向21世纪时,让我们想一想正在发生的事情。

保存冷战时期的机制是非常危险的一步开始新一轮的军备竞赛,为假象的战争做计划。所以我们必须坚定地对美国和俄罗斯说在他们拖了其他国家禁止核武器的后腿,起了反面的榜样作用。

我们还必须重新提起导弹问题,主要是中短程导弹,因为特别是这些导弹有地区性。我们不仅要限制核武器竞赛,更有深远意义的是全面禁止核武器。

与欠发达国家在商业利用核能的合作中,我们必须始终警惕这些项目刺激核武器的生产。

最后,我们必须结束核武器时代保证我们的和平。我们每个人必须理解,举例说,印度次大陆的安全问题没有进展,近来还严重恶化了是因为最近形势的发展。

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帮助巴基斯坦和印度认识到他们这样做不能得到任何东西。他们实际上由于涉足核武器而正失去很多。由于这个地区有着冲突的背景,核武器的发展是一个凶兆。我们必须尽快努力去促成印度和巴基斯坦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20世纪是人类历史上最血腥和残酷的世纪,也留给了我们一个复杂和冲突的遗产。用军队、暴力和武器解决国内和国际问题的传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恶疾。今天,我们已经认识到核战争是绝不能允许发生的事,我们必须采取新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步骤:我们必须认识到把战争作为解决目前和将来问题的手段是不能接受的。

在新千年的开端,战争应该从政府政策中被坚决地废弃。这对我们时代来说是一件伟大而辉煌的,也是必须做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