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OWER OF IDEAS

by Dietrich Fischer

思想的力量

蒂特利希.费歇尔

1959年,当挪威人约翰.高通被公认为和平研究的创始人在奥斯陆创立世界上第一个和平研究所时,他和他的同事将他们的研究报告发往世界各地的400多个研究机构,包括位于莫斯科的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IMEMO)。他们收到了很多研究机构发来的回函,但从未收到IMEMO的只字片语。似乎他们发出的资料都被神秘的黑洞所吸收,不留任何痕迹。虽然没有收到任何反馈,从1960s到1970s,奥斯陆的朋友们还是坚持不懈地将他们的文章及对和平、安全和发展的建议发往IMEMO。

1979年,约翰.高通出席了IMEMO的一个研讨会。会议间隙时,一个图书管理员带他来到了位于地下室的图书馆,打开一个紧锁的书柜,向他展示所有从奥斯陆发来的资料。这里集中了高通和他的同事们这些年来寄给IMEMO的所有资料,也就是他们称为黑洞的地方。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资料看上去经过了许多双手,折了边和角,许多地方用笔划过,在空挡上还写满了各种批语。

1991年,伏拉第米尔.帕乔夫斯基,苏联当时的副外长到奥斯陆去看望高通,他对高通说: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您,我们是多么感谢你们一直不断寄来的论文、资料。在布利兹聂夫时期,我是他经常召见的IMEMO年轻研究人员之一。我们对你们寄来的文章和书籍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我们知道我们的制度应该进行改革,而改革的时机很快就要来临。你们为我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概念和很有见地的实施方案。

冷战的结束有多方面的因素,但西方和平运动的一些新思想如,人权、经济和政治介入、非暴力解决冲突、建立在相互合作而不是相互威慑基础上的安全、非进攻性防御等等这些新思想通过各种渠道渗透进前苏联,被吸收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凭个人的力量是否能改变历史的发展过程?或者说,人们的努力对于历史发展的主流是否是微不足道的,就象风中微尘掠过?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情势没有达到即将变化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人愿意听取新的建议,凭个人的力量几乎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如果人民对现状不满意并力图寻求新的道路、一个经过严密论证的好的建议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当然,即便是重大变革的机会来临,你必须得抓住它,不然它就会被错过。同样地,如果有人在沙漠里种上一棵果树,果树肯定会死去。但是,即便是在最肥沃的土地、最好的气候条件下,如果我们不去种植,也只能生长荆棘。我们也无从知道是否在沙漠的底下有着肥沃的土地,在这种土地上,只要播下一棵种子,多年以后就会长成森林。即使我们不能马上看到我们为和平做出努力的结果,我们也不能放弃,因为我们的努力总有一天会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孕育出果实。

一对说话温和的住在纽约特罗伊的夫妇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非常满意地看到了他们努力的结果。1994年,苏和玛文.克拉克建立了一个小规模的组织叫全球废除军备组织,成立不久它的一个决定性的步骤导致了位于加勒比海的国家海地全面废除军备。在海地这个小国,军队曾经以暴力推翻了民选的政府并将他们逮捕入狱,他们还迫害和谋杀了许多海地的人民。

1995年2月,苏和玛文.克拉克在纽约与前哥斯达黎加总统奥斯卡.阿利亚斯.桑切斯会面,桑切斯总统曾因在平息尼加拉瓜内战中起了关键作用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们问桑切斯总统:您认为哪个国家可以成为哥斯达黎加之后能被废除军队。(目前已经有47个国家和地区没有军队,他们绝大多数为小的岛国或被陆地围绕的国家。)

阿利亚斯建议可以从海地做起,因为绝大多数海地人认为军队威胁着他们的人身安全而不是保护他们不受侵犯。从与普通海地人的非正式谈话中,他估计有80%人希望军队被废除。他感到失望的是:没有人关注他的这个发现,但是,如果有一个国际认可的民意测验组织能通过民意测验来论证他的这个推断,将引起世界的关注。要做这个民意测验大约需要2万美金,但他拿不出这么多钱。当苏和玛文.克拉克听说了这件事后,马上写信给他们所有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发出了近千封信,介绍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请求捐助。几个星期时间,他们将募集到的2万7千美元,寄到了阿利亚斯的和平与人类发展基金,不久就进行了民意测验。

1995年4月28日,在太子港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奥斯卡.阿利亚斯宣布62%的海地人民希望取消军队,12%的海地人希望保留军队,其余16%不发表意见。阿里斯塔德总统听到这个民意测验结果后,走到了麦克风前,面对集合着的军官,宣布遵从绝大多数人民的意愿,取消海地的军队。

国际媒体几乎都忽视了这个重要的事件,但在阿里亚斯总统卸任后在美国全国电视网接受采访被问到他任内最重大的功绩时,他说是取消海地军队。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个人的力量竟然能取得如此成就。即便是美国海军也没能取缔海地的军队。在太子港迎接美国军队的是列队的军队统治者和成群的示威者。谁会想到,仅仅两个人,他们既没权也没钱,通过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候采取合适的行动、竟会成功了。如果我们有梦想就得一步一步地去追求,永不放弃,终会实现的。蒂特利希.费歇尔:美国人,出生并成长于瑞士,目前为美国佩斯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他著有关于核武器问题、非军事安全、和平的条件等著作,曾在世界20多个国家讲授和平与安全问题。他还是有关和平与发展的网络组织TRANSCEND的两位主席之一。

THE POWER OF IDEAS

by Dietrich Fischer

from PEACE IS POSSIBLE

Edited by Fredrik S. Heffermehl

Published by the International Peace Bureau, Oslo Office, 2000

思想的力量

蒂特利希.费歇尔

1959年,当挪威人约翰.高通被公认为和平研究的创始人在奥斯陆创立世界上第一个和平研究所时,他和他的同事将他们的研究报告发往世界各地的400多个研究机构,包括位于莫斯科的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研究所(IMEMO)。他们收到了很多研究机构发来的回函,但从未收到IMEMO的只字片语。似乎他们发出的资料都被神秘的黑洞所吸收,不留任何痕迹。虽然没有收到任何反馈,从1960s到1970s,奥斯陆的朋友们还是坚持不懈地将他们的文章及对和平、安全和发展的建议发往IMEMO。

1979年,约翰.高通出席了IMEMO的一个研讨会。会议间隙时,一个图书管理员带他来到了位于地下室的图书馆,打开一个紧锁的书柜,向他展示所有从奥斯陆发来的资料。这里集中了高通和他的同事们这些年来寄给IMEMO的所有资料,也就是他们称为黑洞的地方。令人惊讶的是,这些资料看上去经过了许多双手,折了边和角,许多地方用笔划过,在空挡上还写满了各种批语。

1991年,伏拉第米尔.帕乔夫斯基,苏联当时的副外长到奥斯陆去看望高通,他对高通说: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您,我们是多么感谢你们一直不断寄来的论文、资料。在布利兹聂夫时期,我是他经常召见的IMEMO年轻研究人员之一。我们对你们寄来的文章和书籍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探讨,我们知道我们的制度应该进行改革,而改革的时机很快就要来临。你们为我们提供了很有价值的概念和很有见地的实施方案。

冷战的结束有多方面的因素,但西方和平运动的一些新思想如,人权、经济和政治介入、非暴力解决冲突、建立在相互合作而不是相互威慑基础上的安全、非进攻性防御等等这些新思想通过各种渠道渗透进前苏联,被吸收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凭个人的力量是否能改变历史的发展过程?或者说,人们的努力对于历史发展的主流是否是微不足道的,就象风中微尘掠过?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情势没有达到即将变化的关键时刻,如果没有人愿意听取新的建议,凭个人的力量几乎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如果人民对现状不满意并力图寻求新的道路、一个经过严密论证的好的建议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当然,即便是重大变革的机会来临,你必须得抓住它,不然它就会被错过。同样地,如果有人在沙漠里种上一棵果树,果树肯定会死去。但是,即便是在最肥沃的土地、最好的气候条件下,如果我们不去种植,也只能生长荆棘。我们也无从知道是否在沙漠的底下有着肥沃的土地,在这种土地上,只要播下一棵种子,多年以后就会长成森林。即使我们不能马上看到我们为和平做出努力的结果,我们也不能放弃,因为我们的努力总有一天会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孕育出果实。

一对说话温和的住在纽约特罗伊的夫妇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非常满意地看到了他们努力的结果。1994年,苏和玛文.克拉克建立了一个小规模的组织叫全球废除军备组织,成立不久它的一个决定性的步骤导致了位于加勒比海的国家海地全面废除军备。在海地这个小国,军队曾经以暴力推翻了民选的政府并将他们逮捕入狱,他们还迫害和谋杀了许多海地的人民。

1995年2月,苏和玛文.克拉克在纽约与前哥斯达黎加总统奥斯卡.阿利亚斯.桑切斯会面,桑切斯总统曾因在平息尼加拉瓜内战中起了关键作用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他们问桑切斯总统:您认为哪个国家可以成为哥斯达黎加之后能被废除军队。(目前已经有47个国家和地区没有军队,他们绝大多数为小的岛国或被陆地围绕的国家。)

阿利亚斯建议可以从海地做起,因为绝大多数海地人认为军队威胁着他们的人身安全而不是保护他们不受侵犯。从与普通海地人的非正式谈话中,他估计有80%人希望军队被废除。他感到失望的是:没有人关注他的这个发现,但是,如果有一个国际认可的民意测验组织能通过民意测验来论证他的这个推断,将引起世界的关注。要做这个民意测验大约需要2万美金,但他拿不出这么多钱。当苏和玛文.克拉克听说了这件事后,马上写信给他们所有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发出了近千封信,介绍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请求捐助。几个星期时间,他们将募集到的2万7千美元,寄到了阿利亚斯的和平与人类发展基金,不久就进行了民意测验。

1995年4月28日,在太子港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奥斯卡.阿利亚斯宣布62%的海地人民希望取消军队,12%的海地人希望保留军队,其余16%不发表意见。阿里斯塔德总统听到这个民意测验结果后,走到了麦克风前,面对集合着的军官,宣布遵从绝大多数人民的意愿,取消海地的军队。

国际媒体几乎都忽视了这个重要的事件,但在阿里亚斯总统卸任后在美国全国电视网接受采访被问到他任内最重大的功绩时,他说是取消海地军队。

令人感到惊讶的是:个人的力量竟然能取得如此成就。即便是美国海军也没能取缔海地的军队。在太子港迎接美国军队的是列队的军队统治者和成群的示威者。谁会想到,仅仅两个人,他们既没权也没钱,通过合适的人、在合适的时候采取合适的行动、竟会成功了。如果我们有梦想就得一步一步地去追求,永不放弃,终会实现的。蒂特利希.费歇尔:美国人,出生并成长于瑞士,目前为美国佩斯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他著有关于核武器问题、非军事安全、和平的条件等著作,曾在世界20多个国家讲授和平与安全问题。他还是有关和平与发展的网络组织TRANSCEND的两位主席之一。